• 银行放贷慢 购房者要付房企违约金吗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3-05
  • 【专题】节能降耗 保卫蓝天——浙江省暨杭州市2018年节能宣传周 2019-03-05
  • 股市跌得再狠,照样削尖脑袋想去圈钱,不宰股民真是白不宰。资本大佬甚至哀叹,进不了股市成了人生最大失败[木乃伊] 2018-11-22
  • “2017年金融信息化10件大事”揭晓 彰显我国金融科技创新成果 2018-11-22
  • 新闻漫评——鱼骨拼图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8-11-21
  • 为什么火箭通常采用垂直发射? 2018-11-20
  • 您的位置 : 辽宁11选五走势图表> 小说库> 仙侠> 本仙不服,邪帝别乱来

    更新时间:2018-10-29 17:01:16

    本仙不服,邪帝别乱来 已完结

    体彩辽宁11远5开奖结果:本仙不服,邪帝别乱来

    辽宁11选五走势图表 www.lswu.net 来源:奇热小说 作者:慕雪 分类:仙侠 主角:陌祁煊,阎七

    小说《本仙不服,邪帝别乱来》主角为陌祁煊阎七,小说讲述了好一会儿,阎七才缓慢睁开眼眸,感觉眼睛生涩湿痛,她下意识提起青葱玉指抹下还悬挂着眼角的泪珠,目光有些迷茫。...。123小说为大家提供本仙不服,邪帝别乱来小说在线阅读。 展开

    精彩章节试读:

    入夜,墨之阕独在窗前软榻上看书,披散的墨发带着几分慵懒肆意散落在肩头,萤绿色的小仙火悬浮在空中,恰好照亮了他跟前的片景,晕光笼罩,明明身处于凡尘间,却如朦胧仙境。

    微风徐来,带着荷叶的清香轻撩他迷人的发梢,鬼斧神雕的俊美容颜萦绕着三分深沉之色,剑眉轻蹙,修长的指尖停在书侧,迟迟未翻,虽目及手中的书本,但思绪却似乎到了远方。

    许久,突然传来几声蹬响,想来是昏迷在床上的那个女人醒了,他并不关心,便没有理会,继续思寻自己的事情。

    好一阵子,这蹬响越来越频繁,似乎还有些许哭噎声。

    墨之阕纳闷皱了皱眉头,自认把这个女人带回来后,并没有往她身上再施加任何惩戒,她在哭闹什么?

    或许是为了她本来就不多的仙气撒气吧。

    他依然没有理会,微闭眼睛再次陷入沉思,不知过了多久,无意转过思绪,却发现没了声响,稍稍费神才能听见很轻很轻的哭噎声,像是怕被人听见似的。

    无奈,他搁下手中的书本拂袖而起,往寒玉床的方向走去。萤光仙火悬浮上方尾随在他身后,待他来到床前,再返越上前给他照明。

    凑近一看,他才发现原来她并未醒来,像是在做梦,双手抓着心房处的衣服,表情甚是痛苦却又倔强担忧,柔软的红唇早已被她咬破,却并未流血。

    仿佛有人在她心头处狠狠剜了千刀,她还倔强地忍着疼痛,轻轻在心底哭噎,竭力不想让某人知道她的痛苦。

    且她此刻又躺在寒玉床上,滑落的泪水一滴一滴打落在寒玉床上,凝结成晶莹剔透的水珠,她哭泣已久,枕下两侧早已铺满了凝结的泪珠,借着萤光仙火的光芒熠熠生辉,美得让人心痛难忍。

    蹲守在床边的青狐早就哭得稀里哗啦,墨之阕没看到她刚才的挣扎,它却看看得清清楚。

    阎七似乎在梦中遇到了一件很悲惨的事情,一会儿是苦苦挣扎,一会儿是竭嘶底里的追逐,再是绝望的哭泣,然后是倔强地痛忍,默默的承受。

    它不知道阎七到底梦见了什么,但是,它相信只要看到此刻的她,无论是谁,都会忍不住掉眼泪。

    当然,这个心肺冰冷的墨之阕除外。

    不过是一个噩梦,他自然不会无故为她添几分恻忍之心,只是,好奇还是有的,他左手绕到身后,提起右手来悬在她额头上方,修长挺拔的身影侧影在地面上。

    本想看看她此刻的梦境,然而,却是白茫茫一片,他什么也没瞧见。

    青狐竭力止住了自己的泪水,为了不让阎七继续沉睡在悲惨的梦境中而导致它自己啼哭不休,它只好想办法将她弄醒。

    见她耳畔的一双日月流星坠子,在他向她施法的时候,忽然各自发着紫色和绿色的晕光,墨之阕皱了皱眉心,稍稍俯身凑过去细看。

    这时,青狐翘起尾巴,把尾巴尖毛直接戳进阎七的鼻孔。

    “哈欠!”阎七忽然打了一个打喷嚏,飞沫直接喷到了墨之阕的俊颜上,他独一无二的邪魅俊颜瞬间比锅底还黑。

    见她还在昏迷着,墨之阕狠狠抹了一把脸,挺直腰来,并未跟她计较。

    好一会儿,阎七才缓慢睁开眼眸,感觉眼睛生涩湿痛,她下意识提起青葱玉指抹下还悬挂着眼角的泪珠,目光有些迷茫。

    “七七,你梦到什么呢?”青狐见她醒来,按耐不住好奇的心,迫切追问。

    据它所知,九重天上的神仙至少也有九百岁,悲欢离合、人生百态什么没见识过,哪里还知道眼泪是何物。然而阎七却在梦中哭得那么悲苦那么隐忍,背后的故事肯定耐人寻味。

    阎七没有回应它,因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梦到了什么,此刻脑袋一片苍茫,什么也想不起来,但心底遗留的锥心刺骨痛觉还未散尽。

    她合上眼睛,稍微用力拍了拍脑袋,可不管怎么使劲的想,就是想不起来到底在梦中遇到了什么,心窝疼痛的窒息感逐渐淡散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。

    好吧,既然想不起来,那她也懒得费心思去想了。

    轻抿唇角微微一笑,伸着懒腰睁开晶莹透彻的乌眸,流转眼眸,忽然发现床边站着一个大帅哥,她险些没窒息过去,一秒按下了心中莫名的悸动,笑问:“你是谁?”

    墨之阕看着这个表情复杂多变的女人,并未回答她的话,直接掏出一个透明的琉璃瓶子来递给她,淡淡道:“你的血?!?/p>

    阎七愣眨眼眸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这是自己被折腾后口吐的鲜血。她触电般坐起来,夺过他手中的琉璃瓶子,正想质问他究竟是何人,无意瞧见屋内寒凉的摆设。

    这墨之阕的模样,她记不得,但是,隽雍宫,她还是记得的?;痪浠八?,眼前这个人,跟莫名其妙教训自己的人,都是这个墨之阕。

    墨之阕见她神情复杂多变,想必她已经知道自己是谁,便没有再理会她,拂袖回到软榻上。

    阎七轻蹙眉心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对刚才的梦完全没有印象,又老是记不住这个墨之阕的模样,还有那晚遇到的子航,也想不起他到底长什么样子了。

    糟糕,记忆力怎么衰弱了那么多?该不会本体下凡,实际年纪太大了,才导致记忆力衰退吧?

    收回思绪,阎七侧头看向蹲守在旁的青狐。

    青狐不知道她在纠结什么,见她不回答梦中之事,它也浑身傲骨,不屑继续追问,撇了嘴脸,傲冷道:“那墨之阕已经抹去了那些人的记忆,在他们的记忆里,今天的事情就当做没有发生?!?/p>

    阎七扶着脑袋下意识往靠坐在软榻上看书的墨之阕看去,想来自己记忆混沌,是不是他动的手脚?

    不行,得去跟华跌交流交流!

    下了决定,她再次把目光定格在独坐在窗边的男人身上,他靠在软榻之上,身体修长,侧影轮廓俊美深邃,着实好看,且有莹绿之光笼罩,仿佛有仙雾环绕。

    这个场景似乎在哪里见过,但是,却记不起来了。现在的她也懒得纠结似是而非的记忆,猎物在前,怎可放过机会呢?

    她轻手轻脚走下床,屏住呼吸,手捏着左耳的紫星坠子,嘴噙诡秘的笑容,踮起脚尖小心翼翼朝他走去。

    墨之阕自然是察觉到她要过来的,但并没抬眸看她。

    阎七停在距离他三步的位置,酝酿了情绪,深呼吸,唯恐他听不见,扬声喊道:“我想跟你……”

    “陛下,有事启奏!”突然一个迫切的声音生生打断了她的话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1. 古代言情
    2. 玄幻仙侠小说
    3. 日久生情小说
    4. 虐恋情深小说

    网友评论

    还可以输入 200

  • 银行放贷慢 购房者要付房企违约金吗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3-05
  • 【专题】节能降耗 保卫蓝天——浙江省暨杭州市2018年节能宣传周 2019-03-05
  • 股市跌得再狠,照样削尖脑袋想去圈钱,不宰股民真是白不宰。资本大佬甚至哀叹,进不了股市成了人生最大失败[木乃伊] 2018-11-22
  • “2017年金融信息化10件大事”揭晓 彰显我国金融科技创新成果 2018-11-22
  • 新闻漫评——鱼骨拼图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8-11-21
  • 为什么火箭通常采用垂直发射? 2018-11-20